初來德國,是在寒冷的冬季,生長於亞熱帶的我,乍見雪花紛飛,雖然寒風刺骨,但仍掩不住興奮的神情。路樹多已成枯枝,地上也不見落葉,想來應是早被清掃。
固然有很多人不喜歡一片灰濛濛景象蕭條的冬季,彷彿多待一秒鐘,就會陷入深沈的憂鬱,
不過我仍舊是偏愛寒風中挺立的枯樹,沒有葉子,沒有花朵,就只是支幹而已。
葉子花朵,謝了再長,謝了再開,週而復始,但支幹總是在那兒。

看著商店裡的服裝,總驚異著此地衣服的選色與搭配,但是,當隨著復活節後的春季來臨,
我曉得了,為什麼此地人們偏愛著嫩綠與粉紅的衣服。
新芽始抽,即是在陽光下閃耀的嫩綠,花朵綻放,即是隨風輕拂飄散的一片粉紅。

這是春天的顏色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urspr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