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兒德國新聞均提到杜賽朵夫日本人學校集體感染A/H1N1事件,連台灣新聞都也有相關報導。在德國新聞報導中,都會提到一件事情:杜賽朵夫日本人社群的封閉性。對於這樣的封閉性,於疫情而言,有好有不好,好的部份是,因為該日本人社群封閉,因此較易控制疫情,不好的部份是,日本人社群於外界訊息偏少而會更趨於孤立。

日本人社群在杜賽朵夫的封閉性,主要成因是這日本人社群,多是日商公司派遣至德國的外駐人員,連同家庭妻子小孩一起過來,當然也有單身的,也有獨自來德國尋求發展的。在Oberkassel與Niederkassel,是主要的日本人社群居住區域(當然不是所有在杜賽朵夫的日本人都住那裏),那兒是高級住宅區,那兒的房價是杜賽朵夫最昂貴的區域之一。前一陣子看到新聞報導,以房價來說,Niederkassel區,一平方公尺3026歐元(約台幣14萬),這是最貴的區域,也是唯一一個一平方公尺超過3000歐元的區域。新聞報導連結

Eigentumswohnungen in Düsseldorf

Niederkassel:Zahl der Eigentumswohnungen pro 10.000 Einwohner: 80 bis unter 120. Quadratmeterpreis: 3026 Euro (Preis steigend)

Oberkassel:Zahl der Eigentumswohnungen pro 10.000 Einwohner: ab 160. Quadratmeterpreis: 2763 Euro (Preis stabil)

那麼房屋租金的狀況呢?新聞報導連結

Stadtbezirk 4 (Oberkassel, Heerdt, Lörick, Niederkassel)

Monatsmiete pro Quadratmeter, 2. Halbjahr 2008: 10,15 Euro; 1. Halbjahr 2008: 9,75 Euro

此區一平方公尺的房屋每月租金為10,15歐元(台幣約470元)[2008年第二季],而其他區域的房屋租金多為7-8歐元(台幣約320-370元)之間。

 

總火車站附近的Immermannstrasse與附近的街道,即日本街區,日本駐杜賽朵夫大使館即是在這條Immermannstrasse上。他們的封閉性,我聽過住在Oberkassel的德國人提及,以她的親身經驗,這些派駐來德國的日商家庭,多不跟附近的德國人鄰居往來,連打聲招呼都低頭快步離開。[我沒有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,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如此,這只是舉例,杜賽德國人對日本人社群的印象,不然新聞也不會這麼寫日本人社群封閉了。此地日本人社群的封閉性,是日本人自己承認,此地德國人也公認的]派駐在杜賽朵夫的先生們,平時多是以英語日語為主,妻子或小孩,則多只有講日語,小孩們上日本幼稚園、日本人學校,妻子們會有出來學德語的,但是比例偏少。他們外駐時間短則三年,長則五年,杜賽朵夫對他們而言是暫留地,在日本街區買東西進餐館吃飯,可以完全只靠日語溝通。德國人或其他外國人想要練習日文口語的,去日本街區會有很好的練習機會。

在社群封閉的狀況下,日本駐杜賽朵夫大使館對於此地的日本人而言,就是相當相當重要的倚賴對象。一位日本爸爸在接受訪問時提到,我們需要日本政府的支援!

來看看日本杜賽朵夫大使館網頁:

新型インフルエンザに関する情報」提供最新疫情消息,如A/H1N1新型流感的說明、居家隔離措施、感染症狀、若有感染症狀如何因應等。而目前正進行居家隔離的日本人家庭,其日常生活與藥物所需,由大使館人員負責處理與送達,給予足夠的支援。

一個政府能否保護自己的國民,成為國民強力的後盾,在此時便是絕佳的觀察點。

此外,德文新聞中也提到,現在大量日語口譯人員,也準備待命中。從一位日本人學校的教師網誌,也可以讀到日人的對應態度與社群內部氣氛。

另外,本週六,也就是明天,在杜賽朵夫老城有一年一度的日本節(Japan-Tag)活動盛事,如期舉行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rsprung 的頭像
ursprung

點茶鋪子

urspr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